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海舰队

我爱祖国的蓝色海洋!

 
 
 

日志

 
 

王羲之《书论》译文  

2015-07-09 13:40:34|  分类: 书法学习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红荷彩韵《王羲之《书论》译文》

王羲之《书论》载于朱长文《墨池编》等书。其论既承卫铄,又继蔡邕,重要的是“字居心后”,“意在笔前”之“心”、“意”之说。 “心”、“意”指的是意会、意趣、情韵、情致。“势”指的是由此“心”、“意”引申而来的对于所书字形的具体审美要求。“势”的把握,就是字的形体的动态美的创造,就是书法主题个性的充分展示,无论是临摹、构思还是创作都是这样。王羲之以“意”评书,这是书法艺术走向独立、自觉在理论上的反映。

 原文:
       夫书者,玄妙之伎也⑴,若非通人志士,学无及之⑵。大抵书须存思,余览李斯等论笔势,及钟繇书,骨甚是不轻,恐子孙不记,故叙而论之⑶。夫书字贵平正安稳。先须用笔,有偃有仰,有攲有侧有斜,或小或大,或长或短。凡作一字,或类篆籀,或似鹄头⑷;或如散隶,或八分;或如虫食木叶,或如水中蝌蚪;或如壮士佩剑,或似妇女纤丽。欲书先构筋力,然后装束,必注意详雅起发,绵密疏阔相间⑸。每作一点,必须悬手作之,或作一波,抑而后曳。每作一字,须用数种意,或横画似八分,而发如篆籀;或竖牵如深林之乔木,而屈折如钢钩;或上尖如枯秆,或下细若针芒⑹;或转侧之势似飞鸟空坠,或棱侧之形如流水激来。作一字,横竖相向;作一行,明媚相成。第一须存筋藏锋,灭迹隐端。用尖笔须落锋混成,无使毫露浮怯,举新笔爽爽若神,即不求于点画瑕玷也⑺。为一字,数体俱入。若作一纸之书,须字字意别,勿使相同。若书虚纸,用强笔;若书强纸,用弱笔⑻。强弱不等,则蹉跌不入⑼。凡书贵乎沉静,令意在笔前,字居新后,未作之始,结思成矣。仍下笔不用急,故须迟,何也?笔是将军,故须迟重。心欲急不宜迟,可也?心是箭锋,箭不欲迟,迟则中物不入。夫字有缓急,一字之中,何者有缓者?至如“乌”字,下手一点,点须急,横直即须迟,欲“乌”三脚急,斯乃取形势也。每书欲十迟五急,十曲五直,十藏五出,十起五伏,方可谓书。若直笔急牵裹,此暂视似书,久味无力⑽。仍须用笔著墨,不过三分,不得深浸,毛弱无力⑾。墨用松节同研,久久不动弥佳矣⑿。

注释:
⑴玄妙:深奥微妙。伎:通“技”。
⑵通人:谓学识渊博贯通古今的人。志士:有高尚志向和节操的人。
⑶存思:用心思索。李斯等论笔势:相传秦相李斯曾著《笔妙》论势:“书之微妙与道合,然篆籀之前不可得而闻矣。”叙:记述。
⑷篆籀:篆书及籀文。籀文,周代文字,即大篆。鹄头:大雁的头。相传古代的一种书体。
⑸详雅起发:详雅,安详温雅。详,通祥。起发,出发。开始提笔写字。绵密疏阔相间:谓稠密开阔相间隔。指字的结体及章法安排,有疏有密,疏密相间,乃为佳作。
⑹上尖如枯秆:上头尖锐像枯瘦的秸秆。下细若针芒:下边细如针尖。
⑺爽爽若神:爽爽,俊朗出众的样子。意为俊朗清新若神明气爽。瑕玷:玉上的斑点或裂痕,比喻小毛病。
⑻虚纸:柔弱的纸。强笔:毫毛强硬的笔。
⑼蹉跌:失势,相差。不入:不合。
⑽直笔:即纵笔,指用笔急率。
⑾著墨不过三分:著墨不得超过三分。此意为着墨处不过笔十分之三,当保持笔毫的强力。
⑿松节:松树结疤。因其中含有油脂,可使墨色更有光泽。

 译文:
       书法,是种深奥微妙的技艺,如果不是学识渊博通达且有大志之人,是学不到手的。大抵作书必须用心思索,我看李斯等人论笔势的文章,及钟繇的书法,很有功力,我担心子孙们不能记取,故作此文,记述并加以讨论。
    书法,贵在平正安稳。首先要会用笔,有偃有仰,有攲有侧有斜,或大或小,或长或短。大凡写一字,或类似篆籀,或类似鹄头;或有如散隶,或近似八分;或者如虫食木叶,或者如水中蝌蚪;或者如壮士佩剑一样雄健有力,或者如妇女一样婉媚纤丽。书写要先构筑筋力,然后才可装束,必须注意安详温雅,疏容相间。作点画须悬手,作横画收笔时要先下按,然后拖笔出锋。每写一字,要用多用笔意:有的横画似八分,下笔又如篆籀;有的竖画如深林乔木,屈折之画又如钢钩有力;有的落笔尖如枯秆,竖画收笔细如针芒;有的转侧之势如飞鸟坠空而下,有的棱侧之形如流水转弯激来。一字中,纵横笔画要相关联;一行中,上下之间要连气通声,最要紧的是注意存筋骨藏锋毫,隐灭笔锋毫端的痕迹。用尖笔须落锋浑然天成,不使毫露显得漂浮怯弱,用新笔要俊朗出众如有神明,不必过分计较一点一画的瑕疵。每写一个字都要吸收各种书体的笔法,写整幅字,就要每个字都各有笔意,切忌相互雷同。纸质柔软的,用硬毫,纸质硬的,则用软毫。强弱不当就会导致笔法蹉跌,失势不合。
        凡作书贵在沉稳庄静,立意在动笔之前,写字在动笔之后,未写之前,构思就已成熟了。但下笔仍然不要着急,这是为什么呢?笔是将军,所以须要谨慎稳重。心要急不宜迟缓,为什么呢?心是箭锋,箭发出去不要迟缓,迟缓则中物不深。字有缓急,那么,在一字中,缓急又体现在那里呢?如“乌”字,下笔一点,就要点得急,接下去的横直笔就要缓慢,最后一钩出锋也要迅疾有力,这种急与缓的安排,也正是为了体现“乌”字的体势形态。每逢作书要多迟少急,多曲少直,多藏少出,多起少伏,这才是书法。如果纵笔急忙牵引束裹,乍看好像是书法作品,久一回味就感觉毫无笔力了。用笔着墨方面,不要超过十分之三,免得浸墨太深使毫弱无力。墨要和松节一道研磨,越是耐磨的墨当然越好。

 王羲之《记白云先生书诀》 
       天台紫真谓予曰“子虽至矣,而未善也。书之气,必达乎道,同混元之理。七宝齐贵,万古能名。阳气明则华壁立,阴气太则风神生。把笔抵锋,肇乎本性。刀圆则润,势疾则涩;紧则劲,险则峻;内贵盈,外贵虚;起不孤,伏不寡;回仰非近,背接非远;望之惟逸,发之惟静。敬兹法也,书妙尽矣。”言讫,真隐子遂镌石以为陈迹。维永和九年三月六日右将军王羲之记。
       王羲之《自论书》
       吾书比之钟、张当抗行,或谓过之,张草犹当雁行。张精熟过人,临池学书,池水尽墨,若吾耽之若此,未必谢之。后达解者,知其评之不虚。吾尽心精作亦久,寻诸旧书,惟钟、张故为绝伦,其馀为是小佳,不足在意。去此二贤,仆书次之。顷得书,意转深,点画之间皆有意,自有言所不尽。得其妙者,事事皆然。平南李式论君不谢。
       王羲之《题卫夫人笔阵图后》
       夫纸者阵也,笔者刀矟也,墨者鍪甲也,水砚者城池也,心意者将军也,本领者副将也,结构者谋略也,飏笔者吉凶也,出入者号令也,屈折者杀戮也,著笔者调和也,顿角者是蹙捺也。始书之时,不可尽其形势,一遍正脚手,二遍少得形势,三遍微微似本,四遍加其遒润,五遍兼加抽拔。如其生涩,不可便休,两行三行,创临惟须滑健,不得计其遍数也。
       夫欲书者,先乾研墨,凝神静思,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令筋脉相连,意在笔前,然后作字。若平直相似,状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后平直,便不是书,但得其点画耳。昔宋翼常作此书,翼是钟繇弟子,繇乃叱之。翼三年不敢见繇,即潜心改迹。每作一波,常三过折笔;每作一点,常隐锋而为之;每作一横画,如列阵之排云;每作一戈,如百钧之驽发;每作一点,如高峰坠石;屈折如钢钩;每作一牵,如万岁枯藤;每作一放纵,如足行之趣骤。翼先来书恶,晋太康中有人于许下破钟繇墓,遂得《笔势论》,翼读之,依此法学书,名遂大振。欲真书及行书,皆依此法。
       若欲学草书,又有别法。须缓前急后,字体形势,状如龙蛇,相钩连不断,仍须棱侧起伏,用笔亦不得使齐平大小一等。每作一字须有点处,且作馀字总竟,然后安点,其点须空中遥掷笔作之。其草书,亦复须篆势、八分、古隶相杂,亦不得急,令墨不入纸。若急作,意思浅薄,而笔即直过。惟有章草及章程、行狎等,不用此势,但用击石波而已。其击石波者,缺波也。又八分更有一波谓之隼尾波,即钟公《太山铭》及《魏文帝受禅碑》中已有此体。
       夫书先须引八分、章草入隶字中,发人意气,若直取俗字,则不能先发。予少学卫夫人书,将谓大能;及渡江北游名山,见李斯、曹喜等书,又之许下,见钟繇、梁鹄书,又之洛下,见蔡邕《石经》三体书,又于从兄洽处,见张昶《华岳碑》,始知学卫夫人书,徒费年月耳。遂改本师,仍于众碑学习焉。时年五十有三,恐风烛奄及,聊遗于子孙耳。可藏之石室,勿传非其人也。
       王羲之《笔势论十二章(并序)》
       告汝子敬:吾察汝书性过人,仍未闲规矩。父不亲教,自古有之。今述《笔势论》一篇,一篇,开汝之悟。凡斯字势,犹有十二章,章有指归,定其模楷,详其舛谬,撮其要实,录此便宜。或变体处多,罕臻其本;转笔处众,莫识其源。悬针垂露之踪,难为体制;扬波腾气之势,足可迷人。故辨其所所由,堪愈膏肓之疾。今书《乐毅论》一本及《笔势论》一篇,贻尔藏之,勿播于外,缄之秘之,不可示知诸友。穷研篆籀,功省而易成,纂集精专,形彰而势显。存意学者,两月可见其功;无灵性者,百日亦知其本。此之笔论,可谓家宝家珍,学而秘之,世有名誉。笔削久矣,罕有奇者,始克有成,研精覃思,考诸规矩,存其要略,以为斯论。初成之时,同学张伯英欲求见之,吾诈云失矣,盖自秘之甚,不苟传也。
       创临章第一
       夫低者阵也,笔者刀矟也,墨者兵甲也,水研者城池也,本领者将军也,心意者副将也,结构者谋策也,飏笔者吉凶也,也入者号令也。屈折者杀戮也,点画者磊落也,戈旆者斩斫也,放纵者快利也,著笔者调和也,顿角者蹙捺也。始书之时,不可尽其形势,一遍正脚手,二遍少得形势,三遍微微似本,四遍加其遒润,五遍兼加抽拔。如其生涩,不可便休,两行三行,创临惟须滑健,不得计其遍数也。
       启心章第二
       夫欲学书之法,先乾研墨,凝神静虑,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则筋脉相连,意在笔前,然后作字。若平直相似,状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后齐平,此不是书,但得其点画耳。昔宋翼(乃钟繇弟子)。尝作是书,繇乃叱之,遂三年不敢见繇,即潜心改迹。每作一波,常三过折;每作一□,常隐锋而为之;每作一横画,如列阵之排云;每作一戈,如百钧之弩发;每作一点,如危峰之坠石;□□□□,屈折如钢钩;每作一牵,如万岁之枯藤;每作一放纵,如足行之趋骤,伏如惊蛇之透水,激楚浪以成文。似虬龙之蜿蜒,谓其妙也;若鸾凤之徘徊,言基勇也。摆拨似惊雷掣电,此乃飞空妙密,顷刻浮沈,统摄铿锵,启发厥意。能使昏迷之辈,渐觉称心;博识之流,显然开朗。
       视形章第三
       视形象体,变貌犹同,逐势瞻颜,高低有趣。分均点画,远近相须;播布研精,调和笔墨。锋纤往来,疏密相附,铁点银钩,方圆周整。起笔下笔,忖度寻思,引说踪由,永传今古。智者荣身益世,方怀浸润之深;愚者不俟佳谈,如暗尘之视锦。生而知者发愤,学而悟者忘餐。此乃妙中增妙,新中更新。金书锦字,本领为先,尽说安危,务以平稳为本。分间布白,上下齐平,均其体制,大小尤难。大字促之贵小,小字宽之贵大,自然宽狭得所,不失其宜。横则正,如孤舟之横江渚;竖则直,若春笋之抽寒谷。
       说点章第四
       夫著点皆磊磊似大石之当衢,或如蹲鸱,或如科斗,或如瓜瓣,或如栗子,存若鹗口,尖如鼠屎。如斯之类,各禀其仪,但获少多,学者开悟。
       处戈章第五
       夫斫戈之法,落竿峨峨,如开松之倚溪谷,似欲倒也,复似百钧之弩初张。处其戈意,妙理难穷。放似弓张箭发,收似虎斗龙跃,直如临谷之劲松,曲类悬钩之钓水。崚嶒切于云汉,倒载陨于山崖。天门腾而地户跃,四海谧而五岳封;玉烛明而日月蔽,绣彩乱而锦纹翻。
       健壮章第六
       夫以屈脚之法,弯弯如角弓之张,[鸟]、[焉]、[为]、[乌]之类是也。立人之法,如鸟之在柱首,[彳]、[亻]、之类是也。腕脚之法,如壮士之屈臂,[凤]、[飞]、[凡]、[气]之例是也。急引急牵,如云中之掣电,[日]、[月]、[目]、[因]之例是也。腕脚挑斡,上捺下?终始转折,悉令和韵,勿使蜂腰鹤膝。放纵宜存气力,视笔取势。行中廓落,如勇士伸钩,方刚对敌,麒麟斗角,虎凑龙牙,筋节拿拳,勇身精健,放法如此,书进有功也。牵引深妙,皎在目前,发动精神,提撕志意,挑剔精思,秘不可传。夫作右边折角,疾牵下微开,左畔斡转,令取登对,勿使腰中伤慢。视笔取势,直截向下,趣义常存,无不醒悟。
       教悟章第七
       凡字处其中画之法,皆不得倒其左右,右相复宜粗于左畔,横贵乎纤,竖贵乎粗。分间布白,远近宜均,上下得所,自然平稳。当须递相掩盖,不可孤露形影及出其牙锋,展转翻笔之处,即宜察而用之。
       观形章第八
       夫临文用笔之法,复有数势,并悉不同。或有藏锋者大,藏锋在于腹内而起。侧笔者乏,亦不宜抽细而且紧。押笔者入,从腹起而押之。又云:利道而牵,押即合也。结笔者撮,渐次相就,必始然矣。参乎妙理,察其径趣。憩笔者俟失,憩笔之势,视其长短,俟失,右脚须欠也。息笔者逼逐,息止之势向上,久久而紧抽也。蹙笔者将,蹙,即捺角也;将,谓劣尽也。缓下笔,要得所,不宜长宜短也。战笔者合,战,阵也;合,叶也。缓不宜长及短也。厥笔者成机,促抽上勿使伤长。厥,谓其美也,视形势成机,是临事而成最妙处。带笔者尽,细抽勿赊也。带是回转走入之类,装束身体,字含鲜洁,起下笔之势,法有轻重也。尽为其著而后反笔抽之。翻笔者先然,翻转笔势,急而疾也,亦不宜长腰短项。叠笔者时劣,缓不宜垂。起笔者不下,于腹内举,勿使露笔,起止取势,令不失节。打笔者广度。打广而就狭,广谓快健,又不宜迟及修补也。
       开要章第九
       夫作字之势,饬甚为难,锋铦来去之则,反复还往之法,在乎精熟寻察,然后下笔。作ノ字不宜迟,乀不宜缓,而脚尖不宜赊,腹不宜促,又不宜斜角,不宜峻,不用作其棱角。二字合体,并不宜阔,重不宜长,单不宜小,复不宜大,密胜乎疏,短胜乎长。
       节制章第十
       夫学书作字之体,须遵正法。字之形势不得上宽下窄;如是则是头轻尾重,不相胜任。不宜伤密,密则似疴瘵缠身;不舒展也,复不宜伤疏,疏则似溺水之禽;诸处伤慢。不宜伤长,长则似死蛇挂树;腰枝无力。不宜伤短,短则似踏死蛤蟆。言其阔也。此乃大忌,可不慎欤!
       察论章第十一
       临书安贴之方,至妙无穷。或有回鸾返鹊之饰,变体则于行中;或有生成临谷之戈,放龙笺于纸上。彻笔则峰烟云起,如万剑之相成;落纸则碑盾施张,蹙踏江波之锦。若不端严手指,无以表记心灵,吾务斯道,废寝忘餐,悬历岁年,乃今稍称矣。
       譬成章第十二
       凡学书之道,有多种焉。初业书要类乎本,缓笔定其形势,忙则失其规矩。若拟目前要急之用,厥理难成,但取形质快健,手腕轻便,方圆大小各不相犯。莫以字小易,而忙行笔势;莫以字大难,而慢展毫头。如是则筋骨不等,生死相混。倘一点失所,若美人之病一目;一国失节,如壮士之折一肱。予《乐毅论》一本,书为家宝,学此得成,自外咸就,勿以难学而自惰焉。

书法是一种深奥微妙的技艺。如果不是学识渊博、通达事理、具有远大抱负的人,那是学不好的。总的说来,学习书法必须用心钻研思索。我看到李斯论笔势的文章,以及钟繇的书法,都是讲究骨力的。恐怕子孙们记不住我平时所讲的,因此有以下的记述论析。

 不论研习或是鉴赏书法,并不贵于平正安稳。先要讲究用笔。用笔有偃有抑,有欹侧有倾斜,(字体)或大或小,(笔画)或长或短。凡作一字,或像篆书籀文,或似鹄头诏版之书,或如飞白隶书,或近似八分之书体,或如虫食木叶,或如蝌蚪古文,或如壮士佩剑那样雄健有力,或如妇女那样婉媚纤丽。要作书,先要设想内在的筋力,然后考虑外在的形貌装束。开始书写必须要有安详温雅的心态。(字与字)要绵密疏阔相间。每作一点,必须手腕悬空。每作一波,要先抑后曳。每写一字,要用数种笔意:有的横画似八分,而发笔如籀篆;有的竖画如深林中的乔木,而曲折则如钢钩;有的上端尖如枯秆,下端则细若针芒;有的转侧之势似飞鸟空坠而下,有的棱侧之形如流水激湍。每作一字,横竖之间要互相呼应。每写一行,要字字明媚多姿,相辅相成。书写时首先要存筋藏锋,淹没用笔起止的痕迹。用尖笔必须落笔深厚,自然天成,不要让笔锋露在画外,免得漂浮怯弱。用新的毛笔书写要求俊逸爽朗有神,就是要避免在点画上有瑕疵。每作一字,应当把各种书体的意趣掺和进去。如果在一张纸上书写许多字,就要字字在意趣上各有特征,不要雷同。如果在软的纸上用毫毛强硬的毛笔写字,在硬纸上用毫毛柔软的毛笔写字,纸与笔相差甚远,写出来的字就会显得强弱不够协调。  凡作书法,思想上贵于沉静。要意在笔前,字居心后。在未写字之前,就已经有成熟的构想,成竹在胸。下笔书写时不要慌乱,必须迟重。为什么?因为笔好比将军,发号施令当然要谨慎稳重。但是,心里要有急切创作的欲望,不能迟疑缓慢。为什么?因为心好比箭锋,射箭时不能慢吞吞,慢吞吞箭就射不中靶子了。至于写“乌”字,开始下手写那一撇,要点得快,而书写横画或直画则要迟缓一些。但是,写“乌”字下面的曲脚那一画,要写得快一些,这是为了趋骤取势。每次书写,都要慢快结合,慢十分快五分;曲直结合,曲十分直五分;藏出结合,藏十分出五分;起伏结合,起十分伏五分。这样写出的字,才可称是书艺。如果写直画急忙牵引裹束,写出来的字一时看好像是书法,但看久了就会感到乏味。同时还要讲究用笔着墨的技巧,毛笔染墨可超过毫毛长度的十分之三,但浸染不能太深,否则笔毫软弱无力。可把富于油脂的松树节心和松墨一同研磨,以助墨汁的凝固。如果磨成的浓墨久久不会流动,那就更好了。

《笔势论十二章并序》译文

 告诉你,子敬,我察觉你学书法的悟性超过常人,但是没有娴熟于规矩。父亲不亲自教儿子,自古就有此说法。现在我著述《笔势论》一篇,来启发你的悟性。这里论到的字势,总起来有十二章,每一章都有它的意旨,定下它的标准、楷模,详细指出这方面的错误,摘出它最重要、最实际的东西,记录在这里方便适用。

 可能遇到一幅字中多处变体,但很少能触及书法的根本;圆精用笔的地方屡见,而没有认识到笔法的来源。悬针垂露的笔迹,难以成为一种体制;而波浪翻空,云气蒸腾的势态,又足以使人迷惑,所以我要辩明书法的原由,能够治愈那些病入膏盲的俗书。现在我写《乐毅论》一本和《笔势论》一篇,留给你藏好,不要传播给外人,秘密地封存收藏,不要给朋友们看,深入地研究篆籀,可以省些功夫而容易成功,编集各家精品专长,可以让字形更清晰,体势更显著。留心学习的人,两个月就可以见到他的灵感成功,没有灵感和悟性的人,一百天也能知道书法的根本。这个笔论,可以说是家宝家珍,学习它还要秘藏它,会在世间享有名誉的。

 笔使用太久了,写成的字就少有奇绝的。刚刚能有所成就,又精心研究,深入思考,验证了各方面的规矩,保留它最简要的梗概,作成这篇《笔势论》。刚完成的时候,同学张伯英要求看看,我谎称丢了,那是自己非常珍秘它,不随便外传。

 创临章第一

 纸张如同战阵,笔如同刀、槊等兵器,墨如同盔甲,水与砚如同城池,运笔的本领好像是将军,结构如同计谋与策略,从笔的挥运中可知顺利艰难,笔锋的出入无不应节听令,用笔的一曲一折,如同挥刀砍杀,一点一画,错落分明。写一个飞戈,如同斩截斫断,豪放纵肆之处,愈见峻快锋利,着笔含蓄,滋润调和,顿笔的芒角处实际是写捺一波三折的浓缩。开始临写的时候,不可能一下子就穷尽帖的形势。第一遍搭好架子把字写端正,第二遍少许得到帖中字的形势,第三遍写得稍微有点像帖,第四遍加以遒丽滋润,第五遍再加上抽毫跳跃,往来映带。如果临写生涩,不能就此停下来,两行三行,临写只求写得流利劲健,不要算计临了多少遍。

 启心章第二

 学习书写的方法,先要磨好浓墨,集中意念,考虑好字形的大小,偃仰、平直、振动,这样就会使笔锋脉络互相连属。构思成熟了,然后才可落笔写字。如果笔画平直呆板,一个字一个字写得像摆算盘珠子,上下方整,前后齐平,这不是书法,顶多不过会一些点画的写法而已。过去,钟繇的学生宋翼就曾经这样写字,钟繇严厉批评了他,使得宋翼三年都不敢见老师,遂即潜心变笔法。每写一笔平捺,要有三次折笔,每写一笔竖画,要隐笔锋藏头;每写一个横画,如同天边层积的云彩,每写一个“戈”,如同拉开百钧的弓驽发射;每写一个点,如从险峰上坠下的石头,每写一钩,其转折处如钢钩坚挺有力,每写一笔绞丝,要如万年枯藤,每写一个纵捺,如疾步奔走,形状好像蛇出水,激扬楚水之浪而成自然的纹理。书写像蜿蜒的虬龙,这是比喻它的妙处,像鸾凤徘徊,这是说它的英勇。运笔左摆右拔似惊雷掣电,这就是用笔的空灵神奇。一瞬间笔墨立见沉浮,笔端统摄铿锵的力量,这足以启发人们的意气。它能使蒙昧的人,逐渐产生同感,使博识的人,更通达开朗。

 视形章第三

 观察字形,拟仿体势,虽外貌改变,其形质仍然相同,顺着笔势去观察外貌,高低错落很有趣味,均匀分布点画,使之远近呼应。点画的分布要精心研究,笔墨要滋润调和,锋芒牵丝往来引带,疏密互相配合,一点坚劲如铁,一钩精丽如银,方笔、圆笔周到完整。起笔、下笔要仔细思考,引证古人的学说寻求其来由,使之能长久地流传。智慧的人擅长书法,可以得到荣耀,有益社会,这才使人意识到书道影响的深远;愚笨的人不待谈到书法的佳处,犹如在昏暗尘封之处看不到锦帛的光鲜一样。生而知之都愈发勤奋,通过学习而所悟的人,常常忘记饮食。这才是妙趣中又增加妙趣,新颖中更出新颖。再华贵的翰墨,用笔的本领为先,说尽字势的险夷变化,务必先以平稳为本。分间而白,上下齐平,使字的体制在视觉上均匀,处理字的大小更难。大字要约束它,贵在写得小,小字要舒展它,贵在写得大,这样就自然宽窄各得其所,不失它自然的姿态了。横画要写得正,像孤舟横在江渚边,竖画则要直,像春笋破土而出在寒冷的山谷中。

 说点章第四

 每落一点,都要峻厚像大石伫立在街心,或者要像蹲踞的鹭枭,或像游动的蝌蚪,或者像瓜瓣,或者像栗子,落笔处如猫头鹰的尖嘴,出尖的地方像老鼠屎。写点要如这些形象,各赋以合适的姿态。不论收获多少,学习书法的人可以由此开发悟性。

 处戈章第五

 下笔斩钉截铁地写出戈钩的方法,如同高大的松树,侧立于溪流峡谷之上,倾斜之势好像要倾倒,又好像有百钧之力的弓驽刚刚被拉开。这里隐有戈的意思,但奥妙的道理是难以说尽的。笔锋抒放好像位开的弓,射出的箭,收笔处又像猛虎相斗,蛟龙腾跃;笔画劲直,如同生长于峡谷之畔的劲松,弯曲又类似临水垂钓的鱼钩,笔势峻拔如同直插云汉的高峰,险绝又如要倾倒的山崖。笔势生动如青天之门,祥云翻腾,大地之户瑞气跃动。笔势静穆如同四海静谧而五岳肃立以行祭天之礼。笔法的高明如四时调和,政治清明,祥光如玉烛比日月更明亮。笔法的妍美如鲜艳的织绣色彩纷呈,锦帛上纹样活泼飞动。

 健壮章第六

 屈脚钩的写法,如同拉开弯弯的角弓,鸟、写、焉、乌字下面的一钩就是这样。立人的写法像鸟立在柱头,行、位字就是这样。腕角的写法像壮士弯曲的胳膊,凤、凡、飞、气这些字的抛钩就是这样。快速的牵引连带,如同云中的闪电,日、月、目、因这些就是这样(此处指草书)。笔的各种运动,如腕脚挑超斡旋。刚在上面重按写捺,又在下面轻按运行,用笔的起止转折,都要使它在和谐的韵律之中,不让它忽然轻细得像马蜂的腰,又忽然粗重像鹤的膝关节。奔放纵肆要内存气力,看笔画的形状取势。行笔中要宽宏、旷达,如同勇士伸出钩镶,刚勇地面对敌人,麒麟以角相斗,龙虎以牙相争,像力士攥紧拳头而筋节隆起,愈显勇武,精悍健壮,如果放纵的运笔得到了上述要领,书法就会大大进步而具有功力了,笔画间的牵连引带,深奥而微妙,清晰地展现在眼前,而最能振作字的精神,突破沉闷,展现作者的意志,挑起处精心构思,这里有不可言传的秘密。写右上的折角,要迅速地带过向下,而笔毫稍微铺开;写左下方的转角要与右上角相互应对,不要让中腰关键处有缓慢的毛病。看笔画的形态而决定它的动势,竖画横截入笔,随即向下行笔,笔法的意趣常常就在这里面。体会到这些,学书的人没有不醒悟的。

 教悟章第七

 凡是写字处里中画的方法,都不能倾倒笔毫在笔画的左右两边(主要指竖),右边的应比左边的粗些,横画贵在细,竖画贵在粗。结构布局,远近、上下应均衡得当,自然平稳。应当要依次相互掩映,不可将某一字画孤立地突出显露出它的尖锋来。在展转翻笔的地方,便应当细察而运用它。

 观形章第八

 作字行文用笔的方法,还有好几种笔势,罗列起来都不相同,或有藏锋的动作大,纵笔的中部入笔。侧锋用笔虽然粗重但却乏力,然而也不可提起笔只用中锋,使笔画过细而且紧绷,用押笔法入笔,纵笔画的中部入笔,用笔毫的一面触纸,重按称为押笔。又可以说,正好借上一笔的余势自然地带入,这样用押笔就对了。收笔处用提笔法,要使笔毫慢慢地收拢,必须让它如当初入笔时一样尖挺,参透这奥妙的道理,察觉它的门径和趣味。憩笔的方法是俟失。憩笔的笔势,要看它的长短,俟失,右边的捺脚一定要好像有缺失(缺波),憩笔就是促使笔锋尽快离纸,息笔要用息止的笔势运笔向上,慢慢的收紧(写挑),蹙笔的方法是将。蹙,就是捺的尖角,将,是指笔常在重压后散破而又要尽势收敛到捺脚。写捺,要慢下笔,要得位置,捺脚要短不要长。战笔的方法就是合。战,是指战斗阵形,合,是指相互策应,配合默契,从容地运笔,不要在此时还考虑是短是长了。厥笔能成为美妙的关键所在,提笔收毫而上行,不要让笔画太长。厥,是说这一笔很美,要看笔画的形式。随机运笔让它成为最具妙趣的地方。带笔的方法要尽,带笔要提笔轻行,不要重按,而使笔画粗重。带,是回转笔锋自然运笔一类的方法,因为提笔而行,笔毫似乎裹束着,笔迹滋润光洁,起落笔的力度、笔法有轻有重,尽,就是着纸之后,返回执笔出锋(这种带笔不可拖出,结束时一定要逆行收锋)。翻笔的方法用在前面,翻转笔势,速度要快,也不可入笔太远,造成笔画中很长一段粗肥(长腰)。更不可翻转的动作太小,造成入笔生硬,与行笔脱节(短项)。摺叠笔处时常破锋,所以运笔要缓,不要动作太大。起笔处不要直下,要从笔画中部开始入笔,不要露锋,起笔住笔要把握笔势,不要让其失去节制。打笔的方法要快而重,落笔广而行笔渐狭。广,就是说快而有力,而且不能迟缓和修补。

 开要章第九

 写字的笔势,很难准确地概括出来,笔锋来去的法则,反复往回的方法,在于先精熟明察,然后下笔。写撇的用笔不能慢,捺的行笔不可松缓,而捺脚更不要太宽太重,捺的腹部不能太细瘦,捺脚又不宜上挑出斜角,不要太尖利,不用故作棱角。两部分构成的合体字,并排的不要太宽,上下叠放的不要太长,独体字不要太小,多个部首构成的字也不能太大,茂密胜于凋疏,字形扁胜于字形长。

 节制章第十

 学书作字的根本,必须遵守正确的法则。字的形势不能上宽下窄,不宜伤于密,密了就像有病缠身,不舒展,又不应当伤于疏,疏了就像溺水的禽鸟,到处松垮不紧,不要伤于长,长了就像死蛇挂在树上,腰枝无力。不能伤于短,短了就像踏死的蛤蟆一样扁阔。这些是学习书法的大忌,难道可以不谨慎吗?

 察论章第十一

 临摹书法得以入帖的方法,最有无穷妙趣。或者有彩莺回旋,喜鹊往返一样的优美字形,改变体势法则出现在一行之中;或者有像临深谷而生的松一样的戈法,放笔龙腾一般地写在纸上。爽健地运笔如同烽烟云起,像万柄霜剑形成豪壮的气氛,笔墨落在纸上则像军中的酒宴,酒器列阵,持盾之士环立,踏皴了织有江波纹样的彩锦。如果不是端正严格的执笔,无法表达记录作者的心灵。我从事临帖之道,废寝忘食,不懈地经历多年,到现在稍觉称意了。

 譬成章第十二

 学习书法的要点有许多条。最初学书要学得像范本,缓动笔,把握好字的形势,急急忙忙就会失去规矩。如果只为眼前的急用,书理就很难掌握了。只要把握字的形质,迅速劲健,手腕要轻松灵便,字形大小协调统一而不相互抵触。不要以为字小容易写,而轻率行笔,不要以为字大难写,而行笔太慢,不能迅速使笔毫展开。这些都会使字的筋骨不协调,生动的笔画、死板的笔画相杂在一起,如果一点位置不恰当,就好像美人一个眼睛有毛病,一画写得不好,就像壮士断了一只胳膊。给你《乐毅论》一本,是我所书,为家传之宝,学这个能得到成功,自然以外各体也就容易学到了。不要以为难学而自己懒惰起来。 

 题卫夫人《笔阵图》后

 纸张如同战阵,笔如同刀、枪等兵器,墨如同盔甲,水与砚如同城池,心意如同将军,运笔的功夫好像是副将,结构是计谋与策略,从飞速地运笔中可知顺利与不畅,笔锋的出入无不应节听令,用笔的一曲一折如同挥刀砍杀。要想创作书法作品,先浓磨墨,集中思想静静思考,预先构想字形的大小、俯仰,平直、振动,使其筋脉相连,意在笔前,然后再写。如果平直相似,样子像算筹,上下方整,便称不上是书法,仅仅是得到一些笔画罢了。

 过去宋翼常写这样的字,钟繇就训斥他。宋翼三年不敢见钟繇,就认真地改变自己的字迹,每写一笔平捺,常常三次折笔,每写一笔竖画,常深藏笔锋而写成;每写一个横画,如同横贯长空的层云,每写一个戈,如同有百钧之力的劲驽射出强矢,每写一点,如同高峰上落下的石头,每写一钩,如弯曲钢材而折成钩子,每写一笔牵带,如同万年的枯藤,每写一个放纵的笔画,如同行走加快了步伐而趋于奔跑了。宋翼过去的字写得很差,晋武帝大康年间有人在许昌郊外盗钟繇的墓,于是得到了《笔势论》,宋翼读了,按照文中所说的去学习书法,名气于是大振。要想学习楷书和行书,都可按这个方法去学。如果想学草书,又有别的方法,必须前面舒展,后面急促,字体形势,像龙蛇一样,笔画互相钩连不断,仍然要锋棱倾侧起伏,用笔也不能整齐平板,大小一样。每写一个字需要有点的位置。且把其它笔画写完,然后再安点,那点要在高处迅速落笔来写,犹如从空中抛下。

 草书,也要和篆书、八分书、古隶书相掺杂,也不能太急速潦草,致使(太快则)墨不入纸。如果急写,则意思浅薄,笔就一下直滑过去了。惟有章草和楷书、行书不能用这种笔势,只用一种叫做击石波的笔法,击石波也叫做缺波(是捺脚的一种夸张写法,如兰亭序中“欣”字的捺,如燕尾状)。另外,八分书还有一种捺叫做隼尾波。钟繇的《太山铭》和《魏文帝受禅碑》中已经有了这种体势。写字先要引八分、章草的笔意到楷书当中,才能发人意气,如果直接取一般的楷书字去写,就不能先发人意气。

 我年轻时学卫夫人的书法,认为将会很有成就,等到渡过长江北游名山,见到了李斯、曹喜等人的书法,又到许昌,看到钟繇、梁郜的书法,又到洛阳,看到蔡邕的《石经》三体书,又在堂兄王洽那里看到了张昶的《华岳碑》,方明白学卫夫人的书法,徒然浪费时间罢了。于是改变原来的师法,向各种名碑学习了。我现在五十三岁了,恐怕风烛残年,忽然去世,就这些留下来教给子孙吧。可以把它藏到石室之中,不要传给那些不值得传授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