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海舰队

我爱祖国的蓝色海洋!

 
 
 

日志

 
 

狮城舌战二十年  

2015-12-26 21:45:43|  分类: 网络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狮城舌战二十年

那一场激情燃烧的唇枪舌剑

本报记者 龚丹韵 陆绮雯 实习生 许澜博 王丹迪 陈丽丹

二十年前,新加坡,首届国际大专辩论会,复旦大学辩论队舌战群雄,折桂而回。万人空巷,只为亲睹他们的风采。从此“狮城舌战”成为专有名词,深深烙于每个人的记忆中。

二十年后,复旦大学光华西主楼,推开哲学系俞吾金教授的办公室,昔日辩论队的教练兼领队,回首往昔,侃侃而谈。这不只是回忆,更是一场沉淀了二十年的思考;这不只是二十年来的讲述,更是二十年来的时代缩影。

辩手们在新加坡文华酒店内训练

赛前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1993年,严冬刚过,时任复旦大学党委副书记秦绍德找到了俞吾金,力邀他担任新加坡首届国际大专辩论会的复旦领队兼教练。没想到俞吾金一口拒绝。

“比赛8月在新加坡举行,需要5个月时间里寻找和培训队员。我的教研任务已经很重,实在没有时间。”但是当校领导第二次敲开他的门,明确希望他能暂停教研,一心扑在辩论赛上时,终于意识到重要性不同以往,俞吾金答应了。

在此之前,每一届辩论赛由不同大学轮换参加。 1988年,复旦大学代表队已在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大专辩论会上夺得过冠军,1993年本不该再度轮到复旦。然而这一年开始,新加坡辩论会首次走出亚洲,升级为国际赛事,剑桥等名校也在参赛之列。国家教委一纸电文,直接指定再由复旦大学代表参赛。这等重视,说明那届辩论会,已非玩票性质,而是带着为国争光的使命。

当时的复旦大学校长杨福家干脆下了死命令:“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书记钱东生说:“复旦必胜!复旦必兴!”从上到下,压力巨大。不仅俞吾金脱产带队,辩论选手也是全部脱产集中培训、集中住宿。每个人都心中忐忑,谁能打包票必胜呢?而每到这时,俞吾金就对团队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

过五关,出六将

复旦人都记得,当中央海报栏贴出选拔辩手的消息后,全校轰动,报名的同学人山人海。后来成为辩论队队员张谦回忆,当时的问题不是为什么要去参加,而是为什么不去参加。但凡对自己有点信心的,都去报名了。但有一个人特别淡定,那就是蒋昌建,唯独他是系里直接指派,而非自愿报名。

俞吾金形容,辩手的选拔过程,堪比当下的选秀。火爆的选拔在3108教室进行,五轮选拔过程充满考验。第一轮是演讲赛;第二轮是两人对辩;第三轮和第四轮都是四人组队;第五轮是笔试。

第一轮结束后,同学间就互相八卦道,有一个人演讲特别厉害,他的名字叫蒋昌建。而蒋昌建本人回忆当时,却非常淡定:“在此之前,我其实没有任何竞赛经验。可能我的演讲风格与当时流行的慷慨激昂不同,比较不紧不慢,可能就像现在的所谓‘怪咖’,才让人有那么点印象。 ”

经层层淘汰,6人组成的团队成立:国际政治系三年级硕士蒋昌建,中文系二年级硕士姜丰,法律系89级严嘉,法律系90级季翔,管理科学系90级张谦,新闻学院91级何小兰。教练兼领队俞吾金,顾问是王沪宁,当时是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 “王沪宁研究国际政治,偏重实际,我研究哲学,有点空灵。”俞吾金总结说,两人优势互补,配合默契。校党委副书记秦绍德挂帅,副教务长张霭珠任辩论队负责人,青年教师林尚立任副教练,人事处处长张一华担任联络员。

杀鸡用了牛刀

如今再度回想,似乎夺冠理所当然。俞吾金说,当时准备之充分、训练之严苛、底蕴之丰富,“杀鸡用了牛刀”。看看“牛刀”队伍怎样养成:

专家指导团成员谢遐龄、倪世雄、朱维铮、朱立元、吴晓明、陆士清等。他们每一个人,单独拿出来,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今天的竞技类节目,若能请到其中一位担任评委已是大牛,而当年的复旦专家团,凝聚了各领域30多名骨干专家,他们为6位辩手开设了50多次讲座。

事实证明,“底蕴”果然有用。哲学历来讲究思想高度,俞吾金曾提过康德的话:“人世间,有两件事情可以引起我们的敬畏,一是天上的星斗,一是人性崇高的道德。 ”辩论“温饱是不是道德的必要条件”时,蒋昌建直接引用此言,台下掌声雷动。这不只是冷静的逻辑胜利,更是思想高度和美感的胜利。在人性本善还是本恶的辩论中,复旦抽到了反方,必须要为人性本恶辩护,但是阐明的时候,价值观依然向善,蒋昌建引用了朦胧派诗人顾城的诗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把这两层复杂的意思简洁表达了出来。

广闻博览、增加底蕴之外,各种技巧训练花样百出。比如成语接龙,辩论队员可以至少接半小时以上。比如“一句话训练”,发一篇论文让队员读,规定时间内读完后,用一句话把论文表达出来。又比如安排校内学生陪练,模拟赛事等。

训练繁重,课程从早排到晚。姜丰因过于勤奋,患病住院。有一段时间,夕阳西下,蒋昌建总是站在文科楼十楼教室的窗口发呆,满腹心事,因为他的母亲病了,为了不拖进度,没有回家看母亲。何小兰生病在家休息了几天,当老师们来家探望时却不见踪影,才知道她反而拿着绿豆汤去看望队友了。

最终由于出国人数限制,何小兰和张谦无缘去新加坡。然而严嘉说:“我们一直是6个人的团队。”蒋昌建说:“没有太多患得患失。”张谦说:“有一点失落,但并没有什么,大家在一起训练,走完全程。 ”

赛中

辩论就像踢足球

回顾“狮城舌战”的胜利,俞吾金总结出了几大辩论法宝:

“辩论赛的决定时间就5秒。 5秒钟哑口无言,观众就认定你无力回答,所以答不出也不能空白。对方一个问题过来,如果一时接不上,可以一句话抛向对方:我方队员早就进行过回答。听众和评委不一定记得住前面说过的所有话,所以会信以为真。如果一个口误被对方抓住,可以反击:如果我不制造一辆风车,怎么能成就一个堂·吉诃德呢,观众也就一笑而过了。 ”

“辩论赛就像踢足球,球总在我方球门滚动,那就非常危险,一定要把球踢到对方球门去。辩论赛中的足球是什么?就是问题。如果我光顾着回答,足球始终在我方球门边上。必须有答必问,回答过后,必定要反问一个问题,这就等于把球踢到对方球门去了。 ”

“问题必须刁钻。比如,在决赛前,对方辩论队抽签得到的立场是‘人性本善’,我们也就只能为‘人性本恶’辩护了。如果在辩论中,反方问正方‘什么叫人性本善’,那就等于帮他们送分,他们对这类问题事先肯定会有所准备,这就是一个乌龙问题。我们的问题设计是怎样的呢?当对方队员说:‘因为人性本善,人人都可以随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方队员马上起来反驳:‘既然人性本善,屠刀是怎么拿起来的?’我方精彩的辩词立即在全场听众和评委中引起了热烈的掌声。为什么?因为我方队员巧妙地抓住了对方辩词中的逻辑矛盾:你不是说可以随时‘放下’屠刀吗?而‘放下’的前提是‘拿起’。既然人性本善,你又是怎么把屠刀拿在手中的?显然,我方队员的这一机智的反驳是出乎听众和评委的意料的,所以他们除了鼓掌,还能做什么呢?事实上,像这类‘刁钻’的问题我们事先设计了好几个,最后比赛中运用到的不过是其中的十分之一。 ”

“辩论场上不是我要胜过你。许多人以为千方百计压住对方,让对方说不出话,自我感觉就赢了,其实只有评委和观众觉得赢,才算真赢。要把评委和观众作为中心,而非自我感觉作为中心。 ”

“争取评委和观众,关键是提升辩词的质量。所谓高质量的辩词就是八个字: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它们是全乎理性的,因而绝不可能是荒谬的,但听众和评委都没有想到,居然可以这么说。比如辩论温饱是否是道德的必要条件,我们再度抽到反方,准备阶段就设想过,如果正方说:画饼不能充饥,那我们就反击:望梅能够止渴。 ”

赛后

从担忧到欢喜

狮城舌战公布结果时,起先公布的是最佳辩手蒋昌建。可蒋昌建说,当时听到自己名字时,只有深深的担忧,领奖时毫无笑容。因为按照惯例,最佳辩手一般不给冠军队伍,是一个平衡奖项。蒋昌建担心整个团队无缘冠军。未料,那届辩论赛居然破例,两个奖项都给了复旦。

回到复旦,迎接他们的是“一战成名”。然而生活并没有翻天覆地。严嘉和季翔继续法律专业的研读,蒋昌建早已坚定大学老师的职业目标,只有姜丰进了央视。

俞吾金呢?他坦言,狮城舌战后,他到很多大学做《辩论的艺术》演讲,可以足足讲四个小时,地板上坐满了人,自己的周围也围满了听众。当时全社会都对辩论充满兴趣。后来全国名校辩论大赛举办,常邀他去当评委,甚至有人鼓动俞吾金建立演讲与辩论的培训公司,公司必定会生意兴隆。

然而,“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经过认真的自我拷问,俞吾金发现,尽管这段时间以来自己的心有点“变野”了,但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仍然是自己的专业——哲学,即使自己对辩论和演讲发生了一定的兴趣,也多半是因为自己从哲学上喜欢逻辑和语言分析。

于是,俞吾金退回到自己的书房中,可每次去做哲学讲座,主持人总喜欢介绍他是 “复旦大学辩论队的教练”,俞吾金却纠正道:我希望大家忘记我是辩论队的教练,记住我是哲学系的教师……

又一场乒乓外交

俞吾金认为,当年的辩论赛触及世界重要命题,比如艾滋病、温饱和道德的关系、人性善恶等等。后来的教育电视台举办的名校辩论赛,很多命题围绕环境、国际关系,也都紧扣时代重大命题。辩论赛虽然是游戏性的,但辩论触及到的主题,有着重大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即使人性本善还是本恶,争了几千年也没有得出结论,但是当代再来讨论,仍然具有思考意义。

此外,新加坡辩论大赛,传播了中华文化,推动世界来了解中国、学习华语。在那个年代,辩论赛促进了世界范围内各个大学的交流,尤其是帮助中国大学走出去了解世界。

俞吾金用了这样一个比喻:“好比早期我们通过乒乓外交来打开局面。 ”

你所不知道的幕后花絮

爆料人:何小兰

集训时,在复旦校园的草坪上,辩论团队经常进行的一项“体育赛事”就是扔鞋。先定一个位置,然后大家脱下鞋,看看谁扔得更远。王沪宁老师总是得冠军。

爆料人:俞吾金

到了新加坡,我们在宾馆里训练,隔音不好,辩词被人听去了怎么办?我们就把电视机打开,用声音干扰。不过,这样做,干扰了别人也干扰了我们自己,呵呵。

爆料人:蒋昌建

在新加坡我第一次住进五星级宾馆,第一次睡席梦思。睡惯了硬板床,怎么都睡不着,后面几天一直抱着毯子睡在地上,比较浪费床位。

爆料人:严嘉

去新加坡没有候补队员,任何人都不能生病,不能乱吃。有人看望我们带来一箱黄心猕猴桃,但俞吾金老师规定只能赛后再吃。我没忍住,赛前就偷吃了几个,当时第一次吃到猕猴桃,感觉真的很好吃。

夺得冠军后我们去参观新加坡,路上被一位华人认了出来,他实在太过激动,想送礼物表达,但临时又找不到任何物品,慌忙掏出2000新加坡元,塞给我们,扭头就跑。无奈,我们拿这些钱买了礼物带回复旦慰问大家。多年以后,我回南通老家,居然又碰到了他,原来他也是同乡。

狮城舌战决赛反方总结陈辞

今天我们本着对真理的追求来同对方一起探讨这个千年探讨不完的话题。无论是从性善论的孟子也好还是性恶论的荀子也好,又有哪一家哪一派不要我们抑恶扬善呢?抑恶扬善是我方今天确立立场的一个根本出发点。下面我再一次总结我方的观点。

第一,只有认识人性本恶,才能正视历史和现实。回顾历史的时候,我的内心总感到痛苦而颤抖。

从希波战争到十字军东征,从希特勒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到日寇在华北的细菌试验场,真可谓是“色情与贪婪齐飞,野心共暴力一色。 ”以往的人类历史,可以说是交织着满足人类无限贪欲而展开的狼烟与铁血啊!可见,本恶的人性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话,将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呢?

第二,只有认识人性本恶,才能重视道德、法律教化的作用,才能重视人类文明引导的结果,培养健全而又向上的人格。在历史的坎坷当中,人类并没有自取灭亡。尤其是在面对彬彬有礼、亲切友善的新加坡朋友面前,我们更有理由相信,人类明天会更好,这其中我们要感谢新加坡孜孜不倦地建立起他们优良的社会教化系统。人类文明是在人类智慧之光照耀下不断茁壮成长的。饮水思源,借此我们要感谢那些在人类教化路途中洒进他们含辛茹苦汗水的这些中西先哲们。正因为从他们的理论智慧当中,从他们的身体力行当中,人们才有可能从外在的强制走上理性的自约,自约人的本性的恶,从而培养一个健全而又向善的人格。可见,人性本恶,并不意味着人终身成为恶,只要通过社会的教化系统就可以弃恶扬善,化性起伪啊!

第三,只有认识人性本恶,才能调动一切社会教化的手段来扬善避恶。光阴荏苒,逝者如斯,在物质和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同时,而人类的精神家园可谓是花果飘零。在这个时候 ,我们要警惕,人性本恶这个基本的命题。可喜的是,在东方的大地上,我们说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已经从一阳来复开始走向了新的春天。我们也相信,通过传统文化的精华,必将使人类从无节制的欲望中合理地扼制并加以引导,从他律走向自律,从执法走向立法。人类才可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却要用它来寻找光明! ”谢谢各位!

(来源:人民网)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